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52:戎黎vs舅舅,杳杳上热搜,檀灵被群嘲(1/2)
他从地狱里来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温时遇。”

  帝都的上流圈子里有句流传很广的话君子温生,如琢如磨,天然一段风雅,全在眉梢。

  眉梢是怎样的,戎黎看不清楚,就是“温时遇”这三个字,没有带任何戏腔,他却念出了一股子风雅。

  和徐檀兮很像。

  这是戎黎对温时遇的第一印象。

  “小舅舅。”

  徐檀兮过来了。

  温时遇收回落在戎黎脸上的目光,越过他,把手里的蛋糕盒子给徐檀兮“太晚了,只能吃一点。”

  徐檀兮把门打开一些“进来坐吗?”

  室内的光漏了出去,戎黎看清了温时遇的脸,翩翩风度,温润清隽,真的和徐檀兮一样,都是画里走出来的,让人惊艳的不只是皮囊,还有风骨。

  他文质彬彬,即便没有正眼看戎黎,竟也不显得失礼,连命令都能温润吐字“不进去了,外面很冷,你多穿一点,我在楼下等你。”

  徐檀兮说好。

  温时遇临转身之际,看了戎黎一眼,目光淡淡,略微薄凉。

  除了这一眼,戎黎全程被当成空气。

  温时遇不满意他。

  戎黎只得到了这一个信息。

  徐檀兮把蛋糕盒子放下“我下去一趟。”

  “我也去。”戎黎去洗了脸,带上外套,“我不走近,在旁边等你。”

  戎黎在七栋门口等。

  徐檀兮走到小区绿化带的香樟树下,叫了声“小舅舅。”

  旁边就是路灯,不是杆式的,是落地式,做成了圆球型,大小比篮球小一点,像一颗颗发白发亮的夜明珠,坠在一片绿茵里。天上星光,地上灯光,夹杂在一起,把影子打在了树上,人影晃,树影也晃,给夜色更添一抹迷离。

  温时遇的西装外套没有扣,领带打得很松,大概是一路仆仆风尘,磨得他疲倦了,不像平日那么一丝不苟。

  “杳杳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他低声问“你很喜欢他吗?”

  徐檀兮点头“很喜欢。”

  他额头的发被风吹得凌乱,遮住了眉头,倒更显得年轻了。

  其实本就不大,他只长了徐檀兮四岁,说话却总是有些老气,像个长辈。

  他沉默了片刻“如果我反对你跟他在一起,你会分手吗?”

  徐檀兮摇头,没有丝毫犹豫“我不会。”

  别的都可以听他的,这个不行。

  温时遇好像也料到她的回答了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  “舅舅,你不喜欢他吗?”

  温时遇不置可否,只说“你喜欢就行。”光线昏沉,照在他脸上,半明半暗,他的眼睛像深海,“上去吧,天太冷了。”

  他没有再说其他的。

  徐檀兮也没有问“路上小心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等她转身后,温时遇才从婆娑的树影里走出来。车停在了小区门口,他打开后座车门,把原木色的文件袋拿下来。

  “温先生,”柯宝力在主驾驶,“这些资料不给徐小姐了吗?”

  温先生知道徐小姐交了男朋友之后,就让人去祥云镇查了对方底细。

  真是一查吓一跳。

  “已经晚了。”温时遇问,“有打火机吗?”

  柯宝力没有听懂,怎么就晚了?他把打火机递上。

  蹭的一声。

  幽蓝的火光被风吹得摇摇晃晃,燃到文件袋上,火迅速蔓延开。

  温先生烧了那位戎先生的资料。

  柯宝力不解“那车祸的事……”

  “杳杳很念旧。”火光一簇一簇,映在温时遇眼里,灼灼发亮,“她喜欢的,就会一直喜欢。”

  柯宝力也不算笨,但只要碰到徐小姐的事,他就看不懂温先生。

  温时遇上车,解开一颗衬衫的扣子“去机场。”

  柯宝力立刻发动了车。

  温先生很忙,只能抽出四个小时,不辞万里,来了南城。他有多疼爱那位徐小姐,柯宝力不敢深想。

  “你舅舅走了?”戎黎牵着徐檀兮往楼梯口走。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他问得“随意”“他跟你说了什么?”

  徐檀兮答得也“随意”“说你还不错。”

  电梯还没有下来,戎黎背对电梯门,看着徐檀兮“你撒谎的时候会看着我的眼睛。”

  徐檀兮立马挪开眼睛。

  她真的是很不会撒谎。

  “他不满意我?”戎黎眉梢一沉,嘴角一压,不爽却忍着,“不满意我哪里?”

  “我没有问。”

  戎黎有意见了“为什么不问?你是不是打算听家里长辈的?”

  他不是那种能让长辈满意的类型,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。

  电梯门开了,他站着不动,徐檀兮拉着他进去了“不用问啊,我满意就行。”

  戎黎瞬间被哄好,一点情绪都没有了。

  到了家里,他关上门,把她抱起来,放到玄关柜上,脸凑过去,笑意温和“接吻要不要?”

  徐檀兮红着脸,主动去吻他。

  他伸手搂住她的腰,又细又软,眼睛也不闭上,就看着她睫毛乱颤,他张着嘴,让她怯怯地吻。

  亲热的时候,她容易害羞,吻得慢慢吞吞。

  戎黎觉得不够,眼里全是他不想藏也藏不住的欲“不要那么轻,要重一点。”

  他把自己的舌尖喂过去,徐檀兮大着胆子咬了一下,又立马害羞地躲回去了。

  真被他教坏了,她以前可是和异性说话都要隔两米的。

  “杳杳。”

  他声音沙哑得模糊。

  徐檀兮睁开眼,眼角晕红,微微潮湿“嗯。”

  “答应我,无论是谁反对,你都不要动摇。”

  她两只手乖乖搂在他脖子上“好。”

  戎黎笑了,眼里是她,他的一整个江南。

  他把她抱起来,走到客厅,放她在沙发上,自己整个人压上去,把她卫衣领口往下拉,他的唇落在她脖子上、锁骨上。

  他很急切,亲得乱七八糟“咬得疼吗?”

  “不疼。”

  他弄出了一个草莓印出来“等会儿我也让你弄。”

  灯光灼眼,灼红了情人眼。

  次日,乌云遮日,寒风刺骨。

  “叩、叩、叩。”

  敲门声三下,不轻不重。

  黄文珊停下手头的事“请进。”

  徐檀兮推门而进“你好,黄医生。”

  “徐小姐,”黄文珊做了个邀请的动作,“请坐。”

  徐檀兮拂了拂衣服,坐下了。

  黄文珊注意到她身后的人了,是位相貌很出色的男士“这位是家属吗?”

  戎黎回答“是。”

  “家属可以到外面等。”

  他不放心徐檀兮一个人“不能留下?”

  黄文珊建议“最好不要。”

  戎黎还是放心不下。

  徐檀兮安抚“没事的,你在外面等我。”

  他皱着眉,听她的话“我就在门口,有事叫我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戎黎出去后,黄文珊从座位上起身,去倒了一杯温水给徐檀兮“你男朋友看上去很爱你。”

  徐檀兮点头,接了水杯,说谢谢。

  黄文珊坐回去,把桌上的沙漏倒过来“去过精神科了吗?”

  “上午去了。”

  她把报告放在桌子上。

  脑et、脑电图,还有面诊和量表也做了。黄文珊快速浏览完,把报告放到一边“我之前听秦总说,徐小姐你以前也做过心理咨询,方便把病例给我看一下吗?”

  “当时的主治医生出国了,暂时联系不上。”

  “请问是哪位医生?”

  “也姓黄。”徐檀兮坐得端正,神情平静,“是黄建博医生。”

  黄文珊笑了笑“真巧啊,那是我老师。”她用勺子搅了搅杯中的咖啡,“回头我跟他联系一下。”

  徐檀兮说好,喝了一口水。

  “不用紧张,我们先随便聊聊。”黄文珊往椅背上一靠,边脱高跟鞋边问,“徐小姐有喜欢的歌吗?”

  徐檀兮说了一首英文歌。

  黄文珊用手机放了那首歌,声音调得很小,是首很轻柔的的曲子,她又问徐檀兮“有没有很喜欢演员?”

  她想了想“没有。”

  “那电影呢?”

  她停顿片刻,报了个电影名“《梅子红》”

  这部电影是个爱情悲剧。

  男主人公死在了战场,女主人公在梅子红了的季节里,上吊在了树上。

  “我也看过那部电影,”黄文珊轻松地与她聊电影,“里面我最喜欢登高采梅那段戏,你呢?”

  徐檀兮说“我最喜欢上吊那段戏。”

  黄文珊“为什么你会喜欢这……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桌上的沙漏已经跑出了一半的沙,三十分钟过去了。

  座位上的人已经换了一个,音乐还在放着,桌上的摆球一个撞一个,来来回回地摆动。

  “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吗?”黄文珊没有刻意去打量,依旧察觉得到,主副人格前后变化很大,眼神完全不一样。

  她回“不方便。”

  她坐姿比徐檀兮随意很多,一双腿往前伸着,后背靠着椅子。

  “我听徐小姐说,你身手很好。”黄文珊试探性地问,“你是做什么的?”

  一般来讲,副人格也是完全的独立人格,有她自己的背景、身份、职业等一切信息。

  她回答“没做什么。”

  她似乎在防守什么,黄文珊换了个方向“你觉得徐小姐人怎么样?”

  “你觉得呢?”

  “她是个很温柔的人。”

  棠光不置可否。

为您推荐

@霸爱锁情:强宠萌妻 . http://www.037xs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霸爱锁情:强宠萌妻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