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8章 第四十八章(1/2)
渣了我的龙傲天都后悔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由四头魔物拉的座驾, 坐起来十分平稳。

  或许是因为太稳了,云朔归从被他带走到现在一点儿都没有露出坐立不安的神情。

  这么能沉得住气,看来义父也已经察觉到身份暴露之事了。云渊注视着他。

  云朔归看回来“怎么了?叫我回来到底有什么事?”

  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”见他主动开口, 云渊笑了, “就是太久没见到义父, 猛然见到了, 还挺感慨。就想多看几眼。”

  云朔归冷笑了一声,面上没有太多波动。

  他理所当然般问“熙儿告诉你我回来了?”

  云渊不置可否,云朔归便继续道“别装了。我走的时候在你身上下了禁制。如果不是你在熙儿身上做了手脚, 你根本不可能察觉我的身份。”

  就算之前不知道, 从义父这番话中,他也能感觉到, 当年的事情,并不是他看到的那么简单。

  云渊面上不动,顺着云朔归的话道“哦?我倒不知道,义父这么害怕我。就连走了, 都要防着我一手。不过可惜棋差一招。”

  “怕你?”云朔归笑了笑, 看向云渊, “确实该怕你。谁能想到,你竟然会对熙儿的尸身做如此令人发指的事情。”

  一如往常的眼神,让云渊确认了面前这人的身份。多年前叱咤风云的涅槃魔尊, 对待旁人时,便是这样平静而自傲的态度。云渊在他身旁待了几百年,对此最为熟悉。

  原本他还有些狐疑, 为何他察觉不到义父的存在, 而云熙却察觉了。原来义父当初就留了一手, 只是没有想到,他会用云熙的身体制作傀儡。

  但是既然义父那么心爱云熙,又为何会放任他死在魔界?

  又或者是……当初云熙早就和义父一起走了,才会留下两具尸身?

  云渊眸色深沉,沉住气道“熙儿如今活得不是很好么?义父应当高兴。他可是义父的心头肉。”

  云朔归转过头去不再看他,装作被戳到痛点的模样。

  云渊“义父离开这么久,我这做义子的没帮上你什么。只能问问,义父当初是为何离开魔界——又是为何回来?”

  见云朔归不愿理他,他又加了一句“想必熙儿也很想知道这一切。”

  这下云朔归有了反应。他回过头来,似笑非笑地看着云渊“你以为云熙是什么?拿他来要挟我,云渊,你不觉得太可笑了吗?”

  云渊反倒笑了起来“怎么一提熙儿,义父就上火——不如我们还是来说说,义父为何百年前突然走了吧?”

  云朔归眼底闪过一丝嘲弄,不过还是没有再在云熙的事情上纠结。

  “不是你杀的吗?”谈到这件事,云朔归眼底多了点惋惜,“如果不是被人杀了,那时我是魔界风头无两的魔尊,又怎么可能想放弃这样恣意妄为的生活?”

  见他言语之间,将生死说得轻描淡写,云渊心中便戒备了些。

  义父身上的秘密,远比他想象的要多。

  他曾经想过,如果找到了义父,应当是如何的情景。

  他已经是魔界的尊主,而义父可能会是他的敌人,又或是跌落深渊,再也无法与他对视。至于义父仍然站得高,云渊几乎没有考虑过这样的可能性。

  可现实便是如此。即便他成为了魔界至高无上的掌权者,连仙界都不敢略他锋芒,义父却带着他所不了解的秘密,出乎意料地现身在他面前。

  他本该挫败的。他追了几百年,却仍不能窥见义父的真实实力。

  只是只要一想到,前几日在他身旁任他揉弄的青年,便是那个他曾经跪伏的衣服,云渊便感到一种奇异的兴奋。

  他勾起唇角“原来如此——那义父此番回来,是为了什么?闲云野鹤做的腻了,来找鬼王一同商议,将我赶下魔尊之位?”

  “是不是又如何?”云朔归同他一起笑。

  “确实,不管你想回来做什么,都没有关系。”云渊手中拿出一方印鉴,“义父可还记得这个?”

  方方正正的印鉴,却萦绕着浓郁的魔气。

  云朔归在识海中问“统子?”

  “炉鼎印,作用是使炉鼎的身体完全服从于主人。宿主多年前曾经得到过一方。”

  云朔归有了点印象。他似乎是见过这等阴毒的东西,只是他不屑于用,就放在宝库中积灰。而后来他死了,那玩意儿就落在了云渊手中。

  现在还想用在他身上吗。

  拿出炉鼎印,折辱意味很重。但也意味着,他可以以此为借口,自然地与云渊亲近。

  他当然想尽快收集元气,但好感度……

  九十的好感度数值端端正正地飘在云渊身旁,虽然离满不远,但谁也不知道云渊会不会是像陆清行那样,死死卡在九十九好感度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