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6章 第五十六章(1/2)
渣了我的龙傲天都后悔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满口胡言——”云朔归刚吐出这几个字, 便发觉不对。

  一股灼烧感从他的背上升腾起来,有如皮肤下所有的敏感都被发掘,云朔归被烧灼感刺激得头皮发麻。

  这种感觉从后心蔓延开, 逐渐酥麻了整个肩胛。云朔归在刺激感之中, 陡然回忆起了这个图形的意义“这是——”

  “亏你还记得喋血汨罗。”玉千鸾的声音有些缠绵, 也有些许怀念, “当初我在主人身上种下的花,怎么就被旁人摘走了呢?”

  之前在仙道时, 玉千鸾曾在他的后背刺下了一朵娇艳欲滴的喋血汨罗。这花被陆清行发现后, 着实让云朔归吃了不少苦头。

  如果被云渊发现了……后果不堪设想!

  “不要留下痕迹!”他此时属实有些惊慌。但想到就算留下了痕迹, 系统也可以遮掩, 便放松了些。

  只是那样又要瞒着玉千鸾……套娃下去同样不得了。

  玉千鸾笑得更愉悦“就这么怕魔尊发现?可我巴不得他抛弃你——”

  “你想要什么!直说!”背上的烧灼感还在继续,云朔归只得呵止玉千鸾的独白。

  “你依旧这么贴心……而迅捷。”却不是为了贴他的心。

  主人不知道, 他从闭关之中出来后, 有多么后悔。后悔没有在仙道时想起一切,那样主人就不会有机会再勾搭云渊。

  他在闭关时,一段尘封的记忆松动了。在被他遗忘的记忆中, 主人一次次救赎了他, 将他带出绝望……最终,却被陆清行轻易毁掉。他之前在没有恢复记忆时,甚至对陆清行产生过兴趣,简直可笑至极!

  玉千鸾道“倒也不难。我这么久没和主人亲昵过,实在有些寂寞。不如你就将这片羽毛当做我, 好好亲昵亲昵?”

  云朔归气得肝火都要冒出来。

  简直变态!

  这羽毛又细又软, 怎么亲昵不是折磨人?

  云朔归气得要命“你想得美。我睡了, 你滚开。”

  说完, 他又对系统道“统子, 把感觉给我屏蔽了。”

  “宿主真要睡觉?”

  “我被三个狗崽子搞得心神俱疲,不能睡吗?”云朔归反问。

  但其实宿主大部分时间都在被那几个任务对象伺候……系统没敢把真话说出来,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云朔归的要求。

  羽毛在天空中抖了抖,却见云朔归真的极快地入了睡,无论他怎么威胁调笑,都没有任何动静。

  赤红的翎羽最终无趣地落在了云朔归枕边,连鲜艳的颜色都变得暗淡。

  另一边,玉千鸾切断了与翎羽的联系,心中微恼。

  主人不在自己身边,果真很麻烦……

  又要顾及魔尊,又要顾及他的身体。净是些碍眼的东西。如果不是这些无聊的东西,他早就在主人身上种满了喋血汨罗。

 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就连在主人背后种朵花,都要被主人呵斥。他的主人对他那么好,怎么能拒绝这样小小的要求呢……玉千鸾无不神伤地想。

  不过……快了。

  除掉陆清行,再摆脱云渊和这具疲弱的身体,主人就可以任他玩弄,永远和他在一起。

  他是主人的宠物,也将是主人的主人。

  ·

  云渊回来了。云朔归从睡梦中醒来,隐约察觉到这一点。

  这具身体距离云渊越远越难熬,但离得越近越渴望。他能够感受到,云渊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。

  他打了个哈欠,勉强将头发系起,从床上站起。

  “宿主,外面除了云渊还有别人。”

  “云溟和玉千鸾在吗?”

  “不在。”

  那就无所谓了。云朔归瞟到床上那片翎羽,随手将它揣进自己怀里。而后慢吞吞地走出了房间。

  刚睡醒的青年还不是太清醒,一路打着哈欠,只遵循着自己的本能,一点点寻找着云渊。

  他逐渐穿过了花丛与大厅,在魔宫靠近入口的地方,看到了云渊。另外几个人他不认得,像是在和云渊报告什么。

  云朔归视若无睹地从他们身边穿过,这些人认得他,没有敢阻拦的。云渊也没再刻意躲开,于是被云朔归抱了个满怀。

  云渊让报告的人停了一下,拍拍云朔归的肩问“怎么了?”

  “你还有脸说……”云朔归打了个哈欠,话语也没了杀伤力,“都是因为你。”

  他这话里带了点微不可查的杀机,除了云渊没人注意到。云渊即便注意到了,也不会对他严阵以待,仍旧任由他抱着。

  云朔归抱了一会儿,不着痕迹地在云渊身上蹭了蹭,觉得够了,于是落落大方地松开这人,笑着道“你慢慢谈吧,我走了。”

  身体的需求倒是其次,主要是为了恶心云渊一下。让他再感受一下什么叫能看不能吃。

  做了坏事的云朔归身心舒爽,连走脱的步伐都特别轻松。

  坑害了他,就这么开心?云渊越发觉得窥见了义父不为人知的可爱一面,更不想让他离开。

  魔尊一向随心所欲,一把将将要逃走的人抓了回来,搂在自己怀中“既然醒了,就别回去睡。一直睡会睡坏身子。”

  云朔归挑眉看他,眼睛中带了点戏谑“真是担心我的身子?”

  云渊“当然……怕你睡虚了,到时候受不住。”

  云朔归刚睡醒,懒得和他争口舌之利。闻言乖顺地点了点头,任由云渊抱住他,上了属于魔尊的坐骑。

  这次上了车后,云渊见云朔归确实还有点犯困,倒是没有对他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。

  云朔归用手撑着脑袋,头不自觉地一点一点,在醒与睡之间徘徊。

  在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