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3章 第二十三章(1/2)
渣了我的龙傲天都后悔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从这里望过去, 能够看到海岸线, ”玉千鸾的声音从水中传来,带着无尽的温柔, “翻过海边的山,再多传送几次, 就能到玄衍的边界。”

  少年乖巧地躺在他怀里,出神地道“好远啊……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?”

  “就那么想回去?”玉千鸾的声音中带了叹息, “我暂且没有找到将身体换回去的方法,你得多忍耐一会儿。就当是为了我好不好?”

  云朔归的视线从波光粼粼的海岸, 移到了玉千鸾身上。

  他笑着道“我就是随口一说,师尊不用顾虑我。”

  说着不用顾虑, 其实面上的黯然怎么也藏不住。

  乖巧可爱的小白花,对爱人百依百顺, 可惜心心念念的不是真的玉千鸾。云朔归敏锐地从玉千鸾眼中捕捉到了一丝斗志, 心情变得很好。

  玉千鸾将他抱起, 转过身去, 说要多找找回去的方法,今日便先回海宫好了。

  怀中的少年小心翼翼地抬起头“师尊……是不是生气了?”

  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玉千鸾一笑,眼角的泪痣便生动了许多,“我是担心你在海底待了太久, 不习惯罢了。等回了玄衍, 你想怎么玩不行?”

  少年乖巧地点点头, 但还是说了一句“师尊真的不用介意我的想法, 只有能在你身边, 我就很开心了。”

  他看着玉千鸾,鬼使神差地道“我也是因为心悦师尊……才拜入玄衍的……”

  怯懦的少年,鼓足了勇气表白。只是分明眼中倒映着他的模样,心中想的,口中叫的,却是陆清行。

  玉千鸾眼中笑意更盛,按住少年的后脑勺,将人吻得喘不过气来。手中的力道也宛如要将人揉进体内,一吻毕,少年已经软绵绵地趴在他肩头,眼中带上了泪珠,口中发出虚弱的唔嘤。

  云朔归在识海中舒坦地叹了口气“啊,吃醋的男人真爽。”

  系统赞同“玩脱的宿主也会很爽。”

  云朔归“……哦豁。”

  他觉得系统在暗示什么。

  他从玉千鸾的身上抬起头来,泪眼朦胧地看向远方。

  在视野的边缘,一袭青衣在碧蓝色的海水之中,显得暗沉而令人生畏。他不断靠近着,让少年下意识地感觉到了恐惧。

  察觉到怀中人身体骤然紧绷起来,玉千鸾愉悦地笑着将人放下。

  原本他近日玩的腻了,想要借着今天的机会将三人之间的关系挑破,等着看这对正道的师徒能表演出来什么精彩的戏码。

  但是现在,他改变主意了。

  他决定吊陆清行一会儿。

  他眼中划过沉重的神色,让少年在软绵绵的沉积泥上站好了,而后自己转过身去。

  那姿势,简直像是在用自己的身躯为云朔归挡着前面的危险一样。

  感觉到一只手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袖,玉千鸾给云朔归传音“妖皇来了。”

  听到这四个字,少年似乎怕极了,动作僵硬无比。

  玉千鸾眸中闪过一丝阴沉,语气仍一如往常“你往后退一步,站着别动,我将你传送回海宫。安心在海宫等我,懂么?”

  “可是——”

  “妖皇对海底的了解,比你我多出了不知多少。”玉千鸾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严厉,“只有海宫还在我的掌控之下。你才刚拜师几日,就觉得自己比师尊懂得多了吗?”

  “我没有,我会、我会听话的。”少年的声音中带上了哭腔,但仍是按照着玉千鸾的话,往后退了几步。

  纵使被玉千鸾遮住了大部分,少年还是能够看到来人的一部分样貌。

  那种模样,和他所认识的衍清仙尊实在太不同了。他失魂落魄,分明没有受致命伤,却像是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死气沉沉。他身上间或闪过一丝魔气,从前如同青松一样的人,如今却像是被红丝紧紧缚住的苍龙,绝望地挣扎着。

  即使受了这么大的打击,也没有将他那最后一点好感度刷满。想到他半路被玉千鸾截胡的计划,云朔归就觉得心痛。

  在他出神时,却觉得身后忽然多了一股熟悉的气息。

  原本距离他们很远的陆清行,陡然出现在了他身后。

  少年还来不及反应,玉千鸾便转过身去,横隔在两人之间,面上带了些不悦。

  “师尊……”

  玉千鸾还没开口,便听见一句沉重的“师尊”响起。

  说这话的人,竟然吊诡的是陆清行。

  少年听到这话,面上愣怔片刻,而后清醒过来,挣扎着想要扑向陆清行。

  但他没能得偿所愿。

  他的身体还没有移动半分,便化作一道符光,消失在两人面前,朝着海宫的方向窜去。

  在两人即将相认时,强行把人拆开。妖皇对自己的做法十分愉悦,在陆清行面前轻呵了一声“他既然一见到你就要跑,你又为什么要苦苦相逼呢?”

  陆清行的面色陡然变得有些难看。

  玉千鸾便知道,自己猜对了。除了对青龙传承没有反应以外,少年还有着不为他所知的小秘密。

  比如……他和面前这位衍清仙尊的关系,绝对不止是一堆背德的师徒。其中还牵涉到陆清行的师尊,玄衍仙宗上一任的云宗主。

  他自以为将人玩弄在鼓掌之中,其实少年也有可能是在和他逢场作戏……思及此,玉千鸾唇上笑意更甚,对着陆清行道“不过衍清仙尊既然千里迢迢地来了,我也不好不尽地主之谊。我只与他有帮他逃离的约定,更多的事情,你明日自己去问问他吧。”

  “今日他累了,就让他……好好休息休息吧。”

  陆清行这才看向玉千鸾。

  他能够察觉到玉千鸾与当日在玄衍仙宗时,有许多不一样。光是容貌,便有着如同磁石般的吸引力。

  但陆清行只是略略敛眉,压抑下心中想要一剑斩杀这个拦路之人的狂躁。

  他略一想想,便能知道,师尊之所以能够死而复生,又从他的偏殿逃跑,少不了这位妖皇的功劳。

  陆清行微微弯唇,对着玉千鸾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。

  “好啊。”

  ·

  被传送回自己房间的少年,落地后觉得心口撕裂般的痛。

  那个人叫自己“师尊”,这怎么可能……分明仙尊一直在海宫里陪他,分明他们在这里相处的那么融洽,他甚至和师尊、和他……

  往日那些面红耳赤的画面,让人想起来心中泛起甜蜜的画面,变成了一柄柄锋利的尖刀,前仆后继地往他胸口上扎。

  在难以承受的疼痛中,少年一步一步踉跄着朝海宫外走。

  他不相信。

  他要自己去问问师尊……

  他的意识被疼痛折磨得模模糊糊,脚步像是踏在棉花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,一个天翻地覆,他便再也难以站起身来。

  恍惚之间,他感觉到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他下意识地朝怀抱之中蹭了蹭,扯紧了那人的衣襟。

  “分明已经这么依赖我,怎么心里一直想着他呢。”

  一句话传进他的耳中,少年却不能辨别这是什么意思。

  他再度清醒过来时,入眼的便是鲜艳的红。

  玉千鸾坐在床边的珠椅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。

  云朔归知道玉千鸾来做什么。他听到了陆清行那句师尊,一定朝陆清行套过了话,现在肯定觉得自己欺骗了他,这是来兴师问罪的。

  不过这剧本不能按照玉千鸾写的演。他一旦在玉千鸾这里穿上了陆清行师尊的马甲,再想刷玉千鸾的好感度就难了。

  他于是猛然睁开眼睛,惊讶地看着玉千鸾。

  渴望的人就在眼前,少年像是得到了救赎,迫不及待地问“妖皇他……他为什么会知道师祖的事情……他是不是得到了你的记忆——”

  这一串问题问出,饶是玉千鸾也愣怔了片刻。

  原本气势汹汹地打算质问,反而被人先扣了一脸问题。玉千鸾丝毫不乱,对着云朔归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。

  “你这是什么意思……”少年隐约猜出了真相,却不愿意相信。

  他微微张口,眼中满是乞求的神色。

  求求你了,只要赞同他一句,这一切都能迎刃而解。

  但对面的人仍是笑得很抱歉。

  “我不是陆清行。”玉千鸾轻轻地道,像是对如今的情势感到十分困扰,“我在收徒大典上看中了你,你却满心都是衍清仙尊,我只能装作他,才能让你接受我。”

  “不可能……”少年失魂落魄地喃喃着。

  那些亲他的,和他做出亲昵行为的,不是他所爱的人,而是……

  他看着玉千鸾,耳边全是嗡鸣,泪水无声地夺眶而出。

  这双眼睛哭起来果然很好看。玉千鸾走了过去,一把将少年拥入怀中。

  少年拼命地想要推开他,那力气却小的无济于事。

  玉千鸾紧紧地拥着他,在少年耳边呢喃“你喜欢陆清行有什么好,你是云宗主么?”

  听到“云宗主”三个字,少年忽然呆愣在原地,连哭腔都再也发不出来。

  原来不是云宗主装作小孩骗他,而是陆清行把他当成了云宗主的替身,深陷其中不能自拔。

  有意思极了。

  玉千鸾搂紧了少年,湿润的舌尖轻轻点着他的耳垂。

  满意地看到少年的耳垂变得通红后,玉千鸾继续语带笑意地道“我这么多天没有提云宗主,你心里在窃喜吧?你真以为陆清行喜欢的是你。所以,就算你一开始觉得互换身体的说法很奇怪,也抱着侥幸接受了我。”

  “你闭嘴——”少年嗓音嘶哑,一口咬上了玉千鸾的手臂。

  轻滑的衣料在口中被濡湿,将他的哭声尽数堵住,保持着他最后一丝自尊。

  身着红衣的妖皇,却不打算就此放过他。

  他的声音温柔的像情人之间的絮语“你介意被人当做替身,我却不介意。我实在太喜欢你了。若是你想,我可以同从前那样,做陆清行的替身,如何?”

  他明知以少年单纯的性子,不可能将他和陆清行相提并论,却温柔而残忍地诱导着。

  能够得到便得到,得不到便引诱他毁掉。

  真是符合玉千鸾性格的剧本。面对如此变态的要求,云朔归自然抵死不从,但默默算着时间,在玉千鸾的耐心耗尽前,头一歪哭晕了过去。

  “一个出色的导演,要学会将剧本交给演员,让他们自由发挥。”云朔归在昏睡过去以前,如是交待系统,“云朔归语录,快记下来。”

  系统“……”

  它觉得可以再为宿主出一本《导演》了。

  ·

  事实证明,玉千鸾的花样,比陆清行刺激了不知道多少。

  他清醒过来的时候,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,却能感觉到自己贴着谁的肌肤,慢慢磨蹭着。

  “系统?”

  系统“宿主现在变成了一只银铃,被玉千鸾挂在脖子上。”

  云朔归现在看不到外面的情况,奇道“他搞什么?”

  “玉千鸾将宿主变成了银铃带在身上,让自己的宠物扮成宿主的模样——”

  “——去见了陆清行?”云朔归接上它的话。

  得到系统肯定的回应后,云朔归刚想说话,便感觉到两只巨大而柔软手指轻轻抚摩着自己。

  指腹停在要紧的部位揉了揉,如果不是他现在没有身体,必定要起反应。

  变银铃就算了,还将他的性感带暴露在外。云朔归有点担心,万一玉千鸾手一滑,银铃落在地上了,他该多难过。

  系统发出惨不忍睹的电波声。

  ——请不要用开心的语气“担心”好么?

  不过玉千鸾的手他体验过,该稳的时候还是很一丝不苟的。云朔归收起联想,却忽然听到了外界的声音。

  “之前误会师尊……全是我的过错……只求师尊再给徒儿一次机会……”

  陆清行说话时,全神贯注地看着心不在焉的少年,让玉千鸾再次怀疑青龙传承是不是失效了。

  对面的少年像是对这个话题一点也不感兴趣,只眨着眼睛看向玉千鸾,好像陆清行说的人不是他一样。

  陆清行毫不气馁,絮絮叨叨地说,字字句句都离不开他的师尊。

  听到最后,玉千鸾都忍不住了,一边抚摸着银铃,一边朝云朔归传音“这就是你所钟爱的人?他连你是谁都认不清。”

  在某种程度上,玉千鸾说的是实话。

  不过云朔归像是一朵被人拢在掌心揉弄的花,被玉千鸾弄得难耐,陆清行的话没听进去几句。此时听到玉千鸾的话,开口全是意义不明的低吟。

  他呼吸急促,声音里带着哭腔“你不要弄我了!”然后又很快地补了一句“我……我听不清师尊的话。”

  听了这话,玉千鸾反而变本加厉,声音里带着恶劣“怎么了乖徒儿,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?”

  听他用师徒身份揶揄自己,少年气得不再搭理他,连喘息声都小了起来。

  但玉千鸾手法娴熟,纵使只揉弄一个银铃,都能让少年招架不住。

  更何况,心爱的人还在对面,不断低声下气地求着他。

  在陆清行的絮语之中,少年忍不住泄出了一点喘息。

  而后是止不住的哭腔,像带着钩子,一道道挠在人心上。

  对面的陆清行像是说累了,停下来静静看着他们。

  玉千鸾用指甲搔了搔银铃,而后狠狠一按,便如愿以偿听到了少年尖锐到失声的哭腔。

  少年喘息几下,在玉千鸾准备卷土重来时,哭着哀求“不要……”

  “不要可以,你要怎么求我?”玉千鸾慢条斯理地和他谈条件。

  少年沉默了。

  玉千鸾于是继续绕着绳子,将银铃捆缚起来,轻轻重重地勒着,像是要将它勒坏一样。

  “别……”耳边传来少年哀哀的叫唤。

  他深吸了一口气,像是终于受不了了,轻轻地道“求你……”

  从陆清行出现以后产生的郁气被这一声颤抖的乞求荡涤一空。玉千鸾终于放过了银铃,面上维持着平日的笑容,对对面的陆清行道“看来云宗主不是很想和你回去,衍清仙尊,请——”

  对面的陆清行轻轻笑了笑“师尊想不想和我回去,需要妖皇过问吗?”

  “那你大可以自己问他。”玉千鸾一派开明的样子。

  陆清行站起身来,走到“云朔归”面前,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润“确实需要问问师尊,这个假冒他的东西该怎么处理……我想杀人,但那样师尊恐怕会不太高兴。”

  他说着“云朔归”,眼神却盯着玉千鸾。

  玉千鸾笑得开怀“怎么?难道衍清仙尊还以为我是你师尊?”

  话音刚落,他便觉颈上一空,是银铃被人强取了下来。

  玉千鸾的面色霎时间变得阴沉了些“怎么,仙道百家的仙尊,也喜欢做偷鸡摸狗的勾当?”

  陆清行轻轻捏着银铃,仿佛那银铃不是他刚从玉千鸾手中抢来的器物,而是被他供养了百年,日日相处的老朋友。

  “我刚才说的话,你都听到了么……师尊?”陆清行几乎是有些小心翼翼地问。

  回应他的是银铃中少年的一声低吟。

  若是从前,听到少年情动的声音,陆清行会很开心。

  但不是现在
为您推荐